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刘金亮:姜丽萍的" 大飞机" 梦

发布者: 赵日超 | 发布时间: 2017-5-14 11:05| 查看数: 604|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姜丽萍的" 大飞机" 梦
                         刘金亮      来源:人物传记

       原野上,一缕橙色阳光折射出她矫健的身影,微卷的齐耳短发,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兼具南方女子的清丽和北方女人的豪爽,这是姜丽萍给人的美丽印象。作为中国第一位飞机制造厂的女性总工程师,姜丽萍伴随着中国民机产业的发展从豆蔻年华一路走来,遇到过不少挫折,也获得了令人赞叹的成就。如今,她依然坚守在民机研制一线,与所有心怀梦想的航空人一起期待着中国民机的腾飞。

      为梦坚守 铸美情缘

      姜丽萍曾笑言,当年考进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设计专业,是因为“高考失利,误入歧途”。如今,少女时代的梦想早已模糊不清,但要把中国的大飞机送上蓝天的梦想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1995 年,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飞机设计毕业留校后,姜丽萍通过人才引进来到当时国内民机的“重镇”——上海飞机制造厂。上世纪的后30 年间,上海飞机制造厂先后经历过运10、麦道82、麦道90 等项目的研制,最终却都相继夭折,发展之路走得十分艰辛,但是中国航天人从未放弃自行研制大飞机的梦想。就在姜丽萍进入上飞厂工作的那一年,上飞厂开始承接波音737 平尾转包项目,成为波音的供应商。到目前,上飞厂已经准时交付了2500 多件合格的飞机平尾。

      姜丽萍说:“如果您出差旅行乘坐的是波音737 飞机的话,相信它的平尾基本上都是由我们生产的。”姜丽萍是厂里的第一个研究生。“我的性格就是喜欢弄新的东西,重复就让人待不住。”她说,“不过,如果这个活我不会,我就说‘不会’,但我还会说,‘让我先想一想’。”上飞厂日渐发展的制造能力为姜丽萍提供了一个不断学习、不断成长、不断提升的舞台,她也从一株柔弱的小树苗,努力地吸收养分,一步步成长为一棵能独当一面的大树。在外界看来,一位航空制造领域的女工程师,总是显得格外神秘。姜丽萍却不以为然,“生活中,我感觉自己的性格还是属于比较温柔的,进入这个以男性为主的制造行业,自己确实没想到。如今早已年过不惑,工作任务仍然艰巨而复杂,我也感到累,但更感到使命光荣、责任重大。”

       1999 年,姜丽萍被派遣到空客公司做设计员。当时,正好她的爱人也到英国攻读学位,他们带着年幼的孩子举家前往英国。然而,英国舒适的生活、丰厚的工资、良好的教育环境并没有让姜丽萍感受到丝毫归属感——“这段生活经历让我和家人感觉到:祖国是何等重要!英国公司里的同事并没有真正接受我,因为我是国家派遣人员,他们总觉得我另有所图。如果我从自己的座位走动至办公室别的区域,总会有一两个人全程盯着我,根本没有给予应有的信任或者尊重。”

       最初8 个月,没人跟她多聊天,只给活干,工作量很轻。老外同事有时会说,“你们中国人特别喜欢呆在国外。”“我要回去的。”姜丽萍每次都这么回答。她要求多干活,虽然外国同事告诉她,画一根线就去喝个咖啡。没活干时,她就自己看资料,学一切能学到的东西。凭借这份用功,姜丽萍在空客慢慢变成了“免检”技术员,只要是姜丽萍提交的现场问题分析报告,专家挑不出任何瑕疵,“这个小姑娘不得了,问题到她手上,不会过夜的。”

       2002 年对于姜丽萍来说,那段日子其实挺难熬的。虽然,过硬的专业技术水平和出色的工作能力让她最终得到英国同行的大力赞赏,但是姜丽萍志不在此。她始终关注着国内民机产业的发展动态。所以,当国内民机项目启动的消息传来,姜丽萍和丈夫决定回国,投身国家航空大发展的事业。一边是丰厚的薪酬和稳定的生活,另一边是组织的召唤,在4 个回国单位选项中,姜丽萍“回归”的上海飞机制造厂待遇最差,工资才开1000 多元。别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她会选这个穷地方。“对那里有感情,喜欢那里的人和事业。以后会慢慢好起来。”她说。急需人才的上飞也愿意破格使用人才,领导找她谈话说:“想让你当总师。”“我当不了总师。”但姜丽萍的推辞没被接受,36 岁成了上飞的总工程师。女性总工程师,当时在国内绝无仅有。白驹过隙,岁月如梭。几十载的为梦坚守,姜丽萍用时间书写了一个航空人的执着与追求,用柔情铸造了一场与大飞机的美丽情缘。   

        为爱制造 永不放弃

       2003 年1 月,姜丽萍担任上海飞机制造厂总工程师,负责ARJ21 新支线飞机项目。2004 年11 月,她被任命为ARJ21 新支线飞机项目总工程师。这也创下了年龄最小唯一女性的项目女总师记录。对此,姜丽萍说,这是自己的耀,ARJ21 新支线飞机的总装放在上海,这决定了上飞厂的命运,实际上也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中国商飞公司成立后,上飞厂更名为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成为中国商飞公司六大中心之一的总装制造中心。为此,姜丽萍感到十分兴奋。在她看来,ARJ21 新支线飞机实现了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突破,接下来的C919 大型客机要确保在未来的同类产品中具有竞争性,这为中国民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

       从运10 到MD82/83/90,再到ARJ21、C919,上飞公司的制造能力已经有了明显进步。姜丽萍说,ARJ21 新支线飞机在制造上已经采用了国际先进的并行工程、数字化制造和管理、自动化电缆测试、自动化对接等技术,在国内首次按照国际适航标准进行设计和制造。而C919 大型客机的制造,在深入采用并行工程、数字化制造和管理的同时,引进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5 条自动化装配生产线,集自动化钻铆、自动化对接、数字化测量、自动移载、自动化系统测试等数字化、自动化设备于一体,建设了设备一流的复合材料制造车间和数控车间,全力打造数字化工厂。“就硬件而言,C919 的总装线无疑是世界一流的!”姜丽萍自豪地说。“在上飞公司浦东祝桥基地,那里将会是未来C919 大型客机实现年产150 架、ARJ21 新支线飞机实现年产50 架的地方。”

       尽管如此,姜丽萍也坦言,仅仅拥有先进的设备是不够的,在工艺技术管理、供应商管理、科技人才培养、研制成本控制、研制风险控制等方面,我们与先进飞机制造商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将致力于追赶国际先进水平。“我们已经进入了世界民机行业这个大家庭。成为世界民机领域的一流总装制造企业,成为最具效率、最值得信赖的航空总装制造商,是我们追求的愿景。”姜丽萍如是说。

       作为总师,已知天命年龄的姜丽萍还在不停地学习、吸收新知识,“总师没有新方法,别人怎么会有突破?”现在,作为中国商飞上飞公司党委委员,她无比重视组织交给的这份职责,“是党员就要闪光,是支部就要成为灯塔,这是中国商飞对党员和党组织的要求。”姜丽萍希望不仅自己闪光,也希望更多的优秀人才群体闪光,把航空事业照射得更亮。让她开心的是,她的团队的工作量是最大的,但跳槽的人最少。“被你骂成这样,一个都还没跑,你真有一套。”有人揶揄。

      姜丽萍不是没有打退堂鼓的时候,2008 年前后,ARJ21 快首飞了,她觉得自己以后能不能不干这么操心的活了。但放弃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后的想法占了上风:别人能退,总师不能退,退了就是动摇军心,党性强不强,就看这种关键时候。“当然,偶尔也会后悔。”姜丽萍说,从回国开始,她就告别了每天准点下班的生活,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不过,做的既是工作又是事业。”她觉得这种幸福很难得。姜丽萍的儿子很崇拜妈妈,喜欢妈妈的工作,在剑桥求学的他,选择了和母亲一样的专业,经常说他和妈妈是一个星球上的人,而爸爸是外星人。“他会说,‘做飞机设计制造,谁不崇拜你?’”说起儿子,姜丽萍跟说起她的飞机一样,眼中透着柔情。

       ARJ21 新支线飞机从2002 年立项以来,走过了风雨兼程的15 年。与所有研制人员一样,姜丽萍对此倾注了极大心血——“ARJ21 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为自己能够参与这样一个重要的国产民机项目而感到兴奋,也常常因为复杂多样的问题而陷入焦虑。”她坦言,担任总工程师以来,自己的性格的确产生了变化,有时候遇到急活、难活,也会着急上火:“也许是我太想把项目做好,所以有时候给自己的压力特别大。”这样的心态导致她常常主动承担一些额外的工作,给团队成员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有些人感到不理解。有好几次,因为这样的矛盾,姜丽萍想到了放弃,甚至就想回家当个好妈妈、好妻子。与许多“女强人”一样,姜丽萍也常常面临着家庭与工作的两难抉择。在家庭与事业发生冲突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这固然源于她对航空事业的热爱,也与她有位善解人意的“贤内助”密切相关。姜丽萍说,自己十分感激爱人与孩子,因为一心扑在工作上,孩子很小就去了寄宿学校,爱人在工作之余还要承担家里的大部分事务。正因为有他们的支持,自己在工作中才少了很多顾虑。然而,她终究还是舍不得。“记得有一次,我在现场看到一个非常感人的画面。一位年近60 岁的技术人员趴在机头底下,看一个零件安装得是否准确。因为零件比较小,看不清楚,他将整个头都伸到里面,还一直叫前面的人再加把劲。看着一个快60 岁的人还躺到地上,那么卖力地干活,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下去呢?”姜丽萍说。多年来,航空人“永不放弃”的精神一直鼓舞着她,让她舍不得离开航空事业。

      为国亮翅 凤舞九天

       2007 年12 月21 日,我国首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支线飞机ARJ21——“翔凤”在上海完成总装,顺利下线。“翔凤”的亮翅,意味着中国人乘坐国产飞机的梦想将成为现实。“翔凤”能够满足高温高原等特殊环境运营,和复杂航线越障飞行的要求,适用于世界上任何地区。机舱共有90 个座位,每排5 座,堪称支线飞机中最宽敞的客舱。“翔凤”刚一亮相就获得了几份大订单,2700万美元的售价使它极具竞争力,这将打破波音、空客、庞巴迪等国外飞机厂商在中国民用航空市场近乎垄断的格局。这也是在项目论证之初就确立的方向,让“翔凤”走向市场。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姜丽萍记忆犹新。“下线仪式是在总装车间宽大的厂房中进行的。为了迎接这一历史时刻,我们特意搭建了一个天蓝色的舞台背景,天蓝色代表蓝天,上面的朵朵云彩象征着凤舞九天。当时,我在旁边的玻璃房里看着飞机被推出来,那真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等出席了下线仪式,与我们一起见证了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历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姜丽萍回忆说,“当时,我百感交集,飞机凝聚着所有人员的心血和付出。而飞机下线,只是型号研制的一个节点,将来还要面对很多未知的困难和挑战。”

     2014 年4 月底,国产喷气式新支线客机ARJ21实现首次3 万公里环球飞行。6 月18 日,首架要交付航空公司的ARJ21 飞机也在上海完成第一次飞行。在姜丽萍眼里,ARJ21 飞机不仅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支线客机,也是她的“孩子”。从某个角度看,航空制造比航天制造难度更大,它不追求一次性飞行成功,而是要求次次飞行成功。有人说,总师系领军人物,是飞机制造的“灵魂”,要求具备高超的技能、过人的胆量,更要有驾驭应对复杂多变环境的协调能力。十几年的总师生涯,无疑是对姜丽萍最简单也是最厚实的注释。姜丽萍常说自己很幸运,“翔凤”所走过的探索之路,就是中国民机要走的路,就是将来大飞机研制的一个预演。一代又一代的中国航空人,要实现的,是“让中国的大飞机早日翱翔蓝天”的梦想。

      中国商飞2008 年正式成立,根据中国商飞的最新计划,2008 年启动的国产大客机项目C919 力争在2016年底首飞。从ARJ21 到C919,是制造体系上的飞跃,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的挑战不可同日而语。“有人说那时我还是淑女,现在就是悍妇了。”她笑着说,自己也会因为压力大,脾气有时候会比较急,“需要改”。为了确保C919 大型客机按节点完成任务,总装车间里大飞机人连续奋战了几个月。虽然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但一有空,姜丽萍就会出现在战斗的第一线。20 多年奋战在飞机设计与制造领域,她曾说:“我有三个儿子,自己的儿子、ARJ21 和C919。我像爱自己的宝宝一样用心爱护他们,看着他们一步步成长”。在姜丽萍的笔记本里,记录着工作中哪怕最“细枝末节”的事儿,只要是说过的话、确定好的工作,都能在这个小本上找到,她也会“准时”和负责人直接确认进度,向他们“要账”。有人说,姜总记性太好了,工作爱较真,可对待自己,姜丽萍又何尝不是如此。

       为了顺利推进型号进展,加班成为姜丽萍的常态,一个月没休息过也很正常。“周五下午过材料,正常1 点开会,4 点结束回家。我们部门不一样,白天事情多肯定做不完,一般要到下午5 点开始,晚上10 点左右结束。”同事们说,“加班就姜总一个女人,狠起来每天十一二点很正常。”大客任务繁重,C919 现场从工装、零件、装配到试验,从技术攻关、技术管理到前沿预研、科技研究等等,姜丽萍都要负责。管理一线,不仅仅是总装车间,还要在各部门间来回跑,任务重、责任大,她“一肩挑”,十年如一日,身体越来越吃力。这么多年一直在现场,大家心疼这位女总师,但只要她在,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与姜丽萍共事多年的老师傅说道:“姜总是项目牵头人,更是我们的陪伴者。”

       工作安排紧,姜丽萍时常来不及吃饭。这让她饱受胃病的困扰,很长一段时间都吃不下饭;有一次,她昏迷在办公室里,大家甚至都以为她只是太累睡着了。超负荷的运转让姜丽萍的腰椎时常隐隐作痛,在总装现场,“撑腰”成了姜丽萍最多的“小动作”。缓解这种疼痛,最好的办法是长期理疗,浦东基地与市区很远,来回一趟要3 个小时,姜丽萍根本没有这个时间。病痛来袭时,她像个战士,咬牙坚持着。“一个月加班200 多个小时,常常回不了家。”这是一线战士们目前的工作状态,“我们现在就拼一口气,让大飞机早点飞上天。”

        今天, C919 已完成机载系统安装和主要的静力、系统集成试验,通过专家首飞放飞评审,将在完成后续高速滑行后择期首飞,等待的将是实现大飞机翱翔蓝天的梦想!

最新评论

东方远见 发表于 2017-6-20 14:50:04
" 大飞机" 梦是中国强大之梦。

QQ|手机版|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17-8-17 23:33 , Processed in 0.524816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