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发布者: 张曙光 | 发布时间: 2021-1-9 09:50| 查看数: 37245|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曙光 于 2021-1-9 18:40 编辑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清晨的风将发酵的泥土味,伴着早春枝头新吐蕾的各种花的香,一阵一阵送过来。
        一个陡坡过后,一条绿树掩映的笔直的河堤大道,伸向嫩红的太阳正在升起的方向。风摆杨柳,碧波荡漾,风驰电掣在乡间小路上,脚下格外轻盈。
        我满脑子想的是今天的观摩课,这可是第一次面对全乡几十位同行,既兴奋激动,又惴惴不安。为了准备好这一堂课,我仔细研读教材,翻阅教辅资料,精心设计教案,备课备到每个教学步骤的时长控制。反反复复地在心里预演着课上的情境,直到自认为胸有成竹方罢。洗漱上床,墙上挂钟已响过十二下。
        一声脆响,让我从满腹心思里猛一惊悚。双手一起捏紧手闸,飞身下跳,可仍然眼睁睁地看着车轮碾过了一根静静斜卧在路中央的水竹。
        水竹粗长,岁月浸润出淡黄的色泽。这根粗壮的水竹足有丈余,拦中破裂塌陷。它似落了牙的老翁,嗫嚅着道道如刀刻般纹路的嘴,数落着我的莽撞。
         我心里清楚,物资贫乏的日子里,一根大水竹在乡间农舍的重要性。吊挂屋檐下晒被子晾衣服;黄昏时分岸边扑打着水面,“噢——噢——”地催归着恋伴的鸭鹅;绑上一段废铁丝从深水塘里缠猪草;时年月节晒咸肉晾腊货;甚至接新娘放大鞭,抬红游畈送老人归山……
        我心里更清楚,一根针一团线,也是鸡胗皮、鸡鸭毛换成的。擒柴火扫落叶过了界,弄不好就会口吐白沫地大吵一场。客人来多了,要满村子借桌子借凳子。正月里招待客人,有的人家一只裹上红丝线的鸡腿子,应酬着十几个客人。以至于闹出笑话传播至今,因为一个孩子面对系着红头绳的鸡腿子下挂面,三下五除二,一大碗吃了个精光,仅留下一根光秃秃的大骨头,弄得人家积存十几天鸡下的蛋来偿还借来的鸡腿子。
        当我们四目相对,我猛一激灵。从伸进水塘的一块条石上抬起头来的人,是一位沟壑满面的老妇人。我曾见过她佝偻着身躯,在落叶缤纷的一个秋日中午,借助梯子爬到斜伸向小河的树上,用弯刀砍树枝当柴火。一声声单调的砍伐声,格外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耳鼓。我很担心她会不小心摔下来,甚至掉到树下的水里淹死。
        她是我邻村的老人,年过七旬。三个儿子,最有出息的在外地工作,最有钱的在身边做生意,最勤快的小儿子也常常上门探望。虽然儿孙满堂,根本不在乎她一口吃的,因为她喜欢一个人独居,也因为舍不得门前一块地,屋周满眼树,硬是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老太太勤快,一年四季总是看到她忙碌的身影。门前几分地的菜园打理得井井有条,四季瓜果菜蔬不绝。因为每天上下班总是从她门前的小路上飞驰而过,所以她弯腰劳作的形象早已在我的脑际定影。
        我最为她捏一把汗的是到河边洗衣服,那双小脚怎么能够在冰天雪地的时候,爬上爬下地提着重重一桶衣服,跪在麻石条上于寒彻骨的河水里浆洗。还有最让我惊奇的是,她挑着一担粪摇摇晃晃地行走在菜地间。虽说她身胚大,毕竟是杖朝之年,何以能承受如此沉重的劳作呢?
        我见过活到一百零三岁的老人,九十多岁的时候说话声音宏亮,头脑清晰。听说八十岁的时候,田间打耙犁田的活还能干。这些曾经吃过大苦的一代人,生命力如此的顽强。
        我心里翻江倒海,不由得红着脸低下头去,我不敢正视这位右眼已被白内障完全剥夺了视力的老人。
        不知什么原因,此时的我因为压瘪了一根枯竹,心口隐隐作痛。我已不在乎接下来会被劈头盖脸地谩骂一顿。我知道这是应该的,对于一个没有进过学堂门,节衣缩食养大了一群孩子的乡间老妇人,已经用了很久的生活用品,不知费了多大功夫弄来的一根大竹篙子,竟然在眼皮底下被人一下子报废了。其疼惜之情,其愤怒之火,是可想而知的。
        小时候因为打破一个碗,会被一顿暴揍,甚至一餐饭也不让吃了,严重情况下会劳动处罚弥补损失。那时人口比物资多,“宁买不值,不买吃食”“搁不住千年的货,不是长财的人”,诸如此类的教诲在老人的口里代代相传。乡间常常是连晚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勤与俭是每个家庭都一样的。经常是好东西留坏了才吃,一身衣服穿了补补了穿,一件木器用几代。兄弟分家,因为一张桌子或者一根条凳而伤了和气的现象不为新鲜。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一阵连珠炮,扶着车子瞅瞅老妇人,又瞄瞄地上躺着的僵硬的竹子。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人家嚅动着干瘪的嘴唇,颤巍巍地爬上岸,弯下本已佝偻的腰,捡起了被我压碎了一段的竹子。她声音不大,但让我听起来却格外感动。“孩子,你走吧,我不怪你。是我老糊涂了,不应该把竹篙子丢在路中间。”
        我的眼眶有涩涩的感觉,身边的这位老人多象我的母亲,那么慈祥,那么和蔼。从她饱经风霜的脸上,我看不出情绪,不知她心里是心疼还是恼火。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却一直在我的心地上扎根生长着。随着年龄的增大,岁月的风霜也将我洗涮得肤如松皮鬓如雪。常常一个人的时候,我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我与老妇人换个位置,我会不会象她那样平静安详地处理这件事呢?
        我良心有安的是,事过后的几天,我跑到十几里外的亲戚家,从他家的老竹园里砍了一根最大的竹子,高高兴兴地送到了老妇人的家里。
        如今年已近百的老妇人仍然健在,我猛然想起一个问题。老妇人为什么这么高寿呢?她的长寿秘诀在哪?今天我悟出来了,在近耳顺之年,我才终于从中找到了答案。
mmexport46d735ecf712c0de86e36c87313ad873.jpeg

最新评论

wx_李品刚_Zzo5q 发表于 2021-1-9 19:44:15
做人的智慧
高寿的秘诀
美妙的文字
深情的告白
张曙光 发表于 2021-1-9 09:52:19
张曙光,性格开朗,兴趣广泛。追求有意义生活,做有品味的人。桐城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协会会员。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1-1-17 05:26 , Processed in 0.10548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