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叶梅:坚如磐石,洁如雪莲——读《笑傲人生——马识途百岁感悟》

发布者: 赵日超 | 发布时间: 2021-3-30 18:15| 查看数: 13958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mmexporte694c2a417f538f1552f6d87f79ed5e9_1617099008245.png
   
      年过106岁的著名作家马识途老人,新近又由现代文学馆慕津锋将他的书法与妙文编汇成一部大作《笑傲人生——马识途百岁感悟》,由重庆出版集团近日出版。

     这是一部奇书,书法劲拔,功力深厚,行文奇崛,内容丰博,将马老多年的警言妙句与精粹书法汇集一册,图文并茂,亦文亦书,展示了百岁老作家坚定不移的革命信仰,深邃悠远的智慧以及精湛过人的艺术追求,具有十分珍贵的思想价值,给人以启迪和力量。

     此书表达了马识途老人一生追求真理,初心不变的坚定信仰。年轻的马识途1935年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参加“一二·九”运动,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原名马千木,在面对党旗宣誓之后,郑重改名为马识途,取从此觅得正确道路,老马识途之意。此后他曾长期从事中共地下党革命活动。历任鄂西特委书记、川康特委副书记等重要职务,经历了九死一生。与他一起在清江河畔鄂西地区共同战斗的妻子刘惠馨,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最终遭到敌人杀害。刘惠馨被捕时刚生孩子不久,年轻的母亲在走向刑场时临危不惧,将婴儿巧妙地置于路边的草丛中,使其得以逃脱大劫,后来被恩施一对邮电工人夫妇收养,二十多年后才得以团聚。马识途曾将这生离死别的斗争经历写成长篇小说《清江壮歌》,深深感动过曾生活于清江之畔的我们,以及全国一代代读者。

     在《笑傲人生》一书中,可以读到他不变的信念:“在大半个世纪的风雨里行走,赤诚报国,历尽艰险,关怀国家安危、民生疾苦的赤子之心,总是至死不改的。虽然已经退下来了,可是‘形在江湖,心存魏阙’,忠贞不贰。”

     马老从年轻时就酷爱文学,虽已高龄,但改革开放以后的几十年里一刻也没有空闲,他于耄耋之年学会了电脑写作,不断有各类新作问世,如《马识途短篇小说集》、《没有硝烟的战线》、改编成电影《让子弹飞》的《夜潭十记》,之后的《夜潭续记》、《百岁拾忆》等,还曾几次在北京、成都举办过令人惊叹不已的书法作品展,展后则将全部作品义卖,分文不取地用于公益慈善事业。《笑傲人生》一书也可称作马老的精彩文粹,将他几十年的作品进行了精心摘录,从中可见马老的思想犀利,旁征博引,以及一位经历过世纪风雨的老作家敏锐的洞察力和社会良知。

    《笑傲人生》还汇集了马老在不同时期的战斗经历中的小故事,与他精到的书法相映成趣,既富有传奇色彩,又散发着睿智的锋茫,一如马老豁达、幽默的性格。马老笑谈人生,“未遭受天磨人算,三灾五难,九死一生,怎能叫钢丁铁汉。唯经历恶水险山,七拐八弯,千回百转,才得知况味世情。”“九十七岁述怀:老汉今年九十七,阎王请我我不去。不去不去就不去,看他把我怎么的。要去就去闹革命,打到阎王放鬼卒。”这一次次三灾五难的人生感悟无不显示出一个革命者的钢筋铁骨,崇高至远的人生境界,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曾说,马识途老人的著作和书法“如同一面面镜子,折射着历史的沧桑,映现着时代的风云。大气磅礴、端严峥嵘。” 为马识途老人策划和编辑此书的过程,得以一遍遍灵魂的洗礼,相信读者也会感受到这位百岁老作家通过《笑傲人生》一书带来的正气充盈,高度凝练的精神滋养。


mmexport1617100308911.jpg

      叶梅简介:从事文学创作、编辑多年,现为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散文学会会长。近年作品有小说集《歌棒》《青云衣》《玫瑰庄园的七个夜晚》,散文集《根河之恋》《追云记》,长篇纪实《美卿》《大对撞》(《粲然》),长篇传记《西厢梦——王实甫传》等。有多种作品获奖、转载,并翻译成英、法、日、韩、蒙古、阿.拉伯、保加利亚、印地语、俄罗斯等文字。

马识途书法
mmexport01a7044327520ffd8f9d7efdbad0d2b7_1617113301151.jpeg
超难
mmexport67bd20b3372bd6a37f60db3145542a8a_1617113336131.jpeg
求索

最新评论

赵日超 发表于 2021-3-30 22:29:30
我和甲骨文
(代序)

凡是认识马识途我这个人的朋友,都说我是革命家、作家和书法家。革命家我认可,我到底为革命入死出生贡献过一点力量;说我是老作家,只承认一半,我只是为革命呐喊写过几本书,只能说是一个业余作家;至于说我是书法家,大概只是因为中国作协和四川作协等单位曾分别在北京和成都为我办过几次书法展,且我将其中三次义展所得全数捐出资助了寒门学子的原因吧。

七十几年过去了,竟没有一个朋友知道我曾在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组成)学习和研究过甲骨文。我现在才把我和甲骨文这段因缘告诉我的朋友。

1935年冬,北京学生发起了一二·九救亡运动,全国响应,在上海的我也参加了这个救国活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我在湖北省委党训班结业后,由当时的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钱瑛同志作为介绍人和监誓人,在武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马识途”,宣誓终身革命,永不叛党。此后,我成为了职业革命家,以革命为职业,担负着地下党各级领导机构中的重要工作。

1941年初,由于叛徒告密,**特务逮捕了鄂西特委书记何功伟和我的妻子、特委妇女部长刘蕙馨,他二人不久后牺牲,我的女儿也下落不明。我因外出视察工作侥幸得脱,潜往重庆向南方局报告,组织上同意了我报考西南联大,要我在昆明隐蔽,等待时机。

我如愿考上了西南联大外国语文学系,后转入中国文学系。根据我党提出的“勤业勤学勤交友”的“三勤方针”,我在西南联大一方面参与地下党工作,担任了联大党支部书记;一方面在全国著名大家学者的门下勤学苦读。我曾选修了文字学大家唐兰教授所开的说文解字及甲骨文研究两门课程和陈梦家教授所开的金文(铜器铭文)课程,颇有心得。四年后我大学毕业,获得学士学位,正欲继续深造,却得到南方局通知,调我离开了昆明。我作为共产党员,遵守党的纪律,奉命执行,只得放弃了在西南联大的学术研究,并交所有相关的笔记文稿付之一炬。此后,冒险犯难,九死一生,战斗到1949年末,迎接全国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我奉命从政,从此在党政群大大小小单位任领导职务,载沉载浮近七十年之久,精业从事,未敢他骛,遂与甲骨文绝缘。但常回忆当年,大师们谆谆教诲,念念不忘,无可奈何。

离休之后,在文学创作的闲暇时,竟就回忆当年所及,开始撰写“甲骨文拾忆”,尤其是2017年我的封笔之作《夜谈续记》完稿后,更是投入了关于甲骨文、金文在内的古文字研究,写出拾忆两卷,藏之书箧,未敢示人,一任鼠偷虫蠹。


2019年11月,忽见报载,甲骨文120周年纪念座谈会在北京开会,颇多专家学者参加并得到习近平总书记致信嘉谕,鼓励研究古文化学识古文字,方知甲骨文研究,大有进步,并提出在大中学生中科普甲骨文。我一见报道,兴奋无已,欲图效力。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也以为此乃甲骨文研究七十年历程笔记,虽有缺失,非常珍贵,很有价值,决定出版。我闻讯欣喜,冷藏多年的甲骨文笔记终于出世了,这或许可算是对七十多年前西南联大诸位大师谆谆教诲的厚爱吧。

       马识途  时年一百〇七岁         
         2021年3月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1-4-17 20:12 , Processed in 0.1504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