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0377|回复: 0

梁长峨 | 致彼岸书:灭顶之灾——读赫尔岑手记之四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8 16:5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题目有点骇人,但我不是标题党族,想耸人听闻,博人眼球。

英国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写过一本充满深刻悲哀的书。他不是针对文明的政府,而是针对社会,针对社会风气,针对令人窒息的冷漠,针对渺小的容不得的歧见,针对平庸。他作为一个普通的英国人,又作为一个思想家,忍无可忍,不惜触怒大众,大声疾呼:“我们正遭到灭顶之灾!”

他看到人的素质、人的审美力、人的生活情调不断降低,人的趣味的庸俗,心灵的空虚,一切都在变得渺小、平庸、粗鄙,毫无特色,正在逐渐形成一种统一制造出来的、畜群般类型的人,痛心疾首,严肃地摇着头,对他的同时代人说道:“站住,请三思!知道你们在往何处去吗?瞧——灵魂在堕落。”

他看到周围的人道德上的猥琐和精神上的平庸,不禁忧心忡忡,恐惧而又伤心地大叫:“这片旷野上还有人活着吗?”当然,他不是说人的肉体死了,而是说人的思想、灵魂、精神死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些人虽然活着,只是像畜生般非人地活着。

他有几段话具体而切中要害——

“个性开始磨灭,消灭在群体中,即一切都服从于公认的习惯,即善恶观念混同于是否符合公认的观念。习惯的压力阻止了发展……”

“尽管我们这个时代拥有智力上的优势,但却在逐渐走向平庸,个人正被人群所吞没。这种集体的平庸仇恨一切有棱有角的、特立独行的和与众不同的东西,它在所有的东西上面划定了一个等高线。因为在中间的横剖面上,人的智慧不多,愿望也不多,因为集合起来的平庸,就像泥泞的沼泽地,一方面明白,一切希望泅出去的想法都是对的;另一方面又用对新一代人的教育,教育他们成为同他们一样毫无生气的平庸之辈,防止那些不守本分的人出来扰乱社会秩序。行为的道德基础,主要在于像别人一样生活。‘一个男人,尤其是女人,居然想做任何人都不敢做的事,那这个人就有祸了;但是同样有祸的是那些居然敢不做大家都做的事的人。要履行这样的道德规范,既不需要聪明,也不需要特别的意志……”
他列出这一切之后下个结论:“如果人不能从这个席卷一切的漩涡,从这个能把人困死的泥淖中挣脱出来,那‘欧洲尽管有自己的高尚经历和自己的基督教,也必将成为中国’。”

这话让一向以“天朝上国”自居的中国人听了极不舒服。不过,我想英国的这位斯·穆勒先生说这话一定是比较了解中国当时现状和历史,而绝对不含有什么不敬。

他的书写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距今已过去近170年,当时中国的情形,我们很难详知,但看今天中国的现实,即可理解一二了。

“中国式的蚁窝”,“已经经历和存亡了千千万万世代”。这一个一个“蚁窝”千篇一律,这一个一个“蚁窝”里的人千人一面。他们的思维、心灵、行为方式、习惯同他们肤色一样大都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个性被消灭在群体之中,群体即个人,个人即群体,所有的思维和行为都服从于群体公认的旧有的既成的观念和尺度。这种尺度和观念进入他们的骨血之中,变成他们的内质,成为他们千年不变的习惯,每个人都在这公认的既成的旧有的观念和尺度中活着,且留恋不已,或不能自拔。于是,“从来如此”成为他们思维和行为的最高模板,“从来如此”的公认的既成的旧有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如魔鬼般指使着人、引领着人、统治着人,让人离不开、割不断、甩不掉。“从来如此”,让人因被强迫而不能不“如此”,因惧怕而不敢不“如此”,因习惯了而不知不觉就“如此”,因入了骨髓使人似吃了海洛因一般兴奋于“如此”。

权高一切,权压一切,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所以,人们无一不想当官,许许多多人把谋得一官半职当成终生职业和奋斗目标。官当得越大,气场越大,那被人宠、被人供,那甜言蜜语、那献媚的笑脸,那可以随便任性、随便即可唤到风唤到雨的快意,让无数人发病发狂、绞尽脑汁、投机钻营、行贿受贿、溜须拍马、丧失人格、寡廉鲜耻。一旦当上官得到权,就有恃无恐,无恶不作,可着劲儿腐败,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和不敢做的。如此这般,官场成了交易场、腐败场,所有的事情包括案件,都有权力这个妖魔在兴风作浪。
他列出这一切之后下个结论:“如果人不能从这个席卷一切的漩涡,从这个能把人困死的泥淖中挣脱出来,那‘欧洲尽管有自己的高尚经历和自己的基督教,也必将成为中国’。”

这话让一向以“天朝上国”自居的中国人听了极不舒服。不过,我想英国的这位斯·穆勒先生说这话一定是比较了解中国当时现状和历史,而绝对不含有什么不敬。

他的书写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距今已过去近170年,当时中国的情形,我们很难详知,但看今天中国的现实,即可理解一二了。

“中国式的蚁窝”,“已经经历和存亡了千千万万世代”。这一个一个“蚁窝”千篇一律,这一个一个“蚁窝”里的人千人一面。他们的思维、心灵、行为方式、习惯同他们肤色一样大都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个性被消灭在群体之中,群体即个人,个人即群体,所有的思维和行为都服从于群体公认的旧有的既成的观念和尺度。这种尺度和观念进入他们的骨血之中,变成他们的内质,成为他们千年不变的习惯,每个人都在这公认的既成的旧有的观念和尺度中活着,且留恋不已,或不能自拔。于是,“从来如此”成为他们思维和行为的最高模板,“从来如此”的公认的既成的旧有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如魔鬼般指使着人、引领着人、统治着人,让人离不开、割不断、甩不掉。“从来如此”,让人因被强迫而不能不“如此”,因惧怕而不敢不“如此”,因习惯了而不知不觉就“如此”,因入了骨髓使人似吃了海洛因一般兴奋于“如此”。

权高一切,权压一切,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所以,人们无一不想当官,许许多多人把谋得一官半职当成终生职业和奋斗目标。官当得越大,气场越大,那被人宠、被人供,那甜言蜜语、那献媚的笑脸,那可以随便任性、随便即可唤到风唤到雨的快意,让无数人发病发狂、绞尽脑汁、投机钻营、行贿受贿、溜须拍马、丧失人格、寡廉鲜耻。一旦当上官得到权,就有恃无恐,无恶不作,可着劲儿腐败,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和不敢做的。如此这般,官场成了交易场、腐败场,所有的事情包括案件,都有权力这个妖魔在兴风作浪。
“万叠银山寒浪起”,从来如此。人们的心智、心力总是被金钱所引诱。人为钱东奔西走,跋山涉海,疲于奔命,不惜把命倾,将身卖;人为钱亏行损德,断义辜恩,谁都能坑都能骗,不顾失孝廉,忘忠信;人为钱惹烦招烦,梦扰神劳,还乐此不疲,即使易大节、伤名教,也毫不在乎。只要能得到钱,可以不择任何手段,可以行任何歪门邪道,什么丑事、坏事、恶事,都能干、都敢干,都可永远不休止地干。只要有钱的地方,都有妖魔云集,都有蛆虫乱爬。只要有钱的地方,都有卑鄙的交易,歹毒的阴谋,看不见的黑手,甚至血案。

这里通常有两种规则,一条明的,一条暗的,从来如此。明的是写在纸上,挂在墙上,说在会议上的,那上面冠冕堂皇,光明正大,写满正义和公理,其实一无所用,一文不值,倘若你以为那是尚方宝剑,能镇妖驱邪,伸张正义,你就大错特错。如果你照着去办事、去伸冤,你就会马上觉得走上地狱之路,即便使尽浑身解数,都是白搭,让你望而兴叹,望而却步,哭笑不得,欲哭无泪,乃至恐惧绝望。倘若你照暗的一套办,立马一切皆大欢喜,任凭何等森严的大门,都为你打开,让你畅行,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干什么都会游刃有余都会顺心顺意,马到成功。在潜规则面前,没有是非、公理、正义、对错和善恶。在各种潜规则里都有钱、权、势各种幕后推手,搅得天昏地暗,乾坤颠倒。在潜则面前,明规则就是一张一戮就破的薄纸,一切网都形同虚设,不堪一击。对潜规则,不管你如何痛恨,怎么咒骂,你被冤得哭天喊地,气得跺脚咬牙,也丝毫妨碍不了它们依旧没完没了,横行无忌。它还香气怡人,人人恨它,人人又爱它,离不了它。

大家的个性都被肢解了,锐气都被消磨了,灵魂都被污染了扭曲了,高尚的思想都被汪洋一般平庸的不道德东西吞没了,大家就本能地联手“仇视”一切有棱有角的、特立独行的和与众不同的东西。要求少数有个性,有思想,不平庸,行为出众的人像大家一样的生活。谁若“想做任何人都不敢做的事”和“敢不做大家都做的事”,就是大逆不道,就要大难临头,所有人都不需要动员和号召就会自觉联合起来,咒骂你、阻止你、围剿你。都孤立你、疏远你,甚至同你划清界限,与你势不两立,就如猴子的世界,我们都是四腿爬行,你怎么该直立两条腿走路,绝对不行!
低俗的、平庸的、卑下的、不干不净的、暮气沉沉的、昏头昏脑的生活,如温水煮青娃一般,让一个个具有鲜活生命和向上精神的人变蔫了。他们在俗气弥天的一个个场子,吃着一颗颗带着香味的让人迷恋上瘾的糖衣炮弹,忍着烟薰火烧,意志被摧毁了,生命的火焰被浇灭了。于是,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一步一步地失去了贞操。最后,只有生存的皮囊而无人灵魂的他们,甘愿嫁给了平庸,嫁给了低俗的烂日子,沉迷其中,还“嗨”个不停,美得不轻。

他们这样已经可悲,非常可怜了。但是,他们还要让自己一个个后代平庸认怂,如死人一般活着。他们每一个人都喋喋不休、不厌其烦教育自己的后代,为了能安全安静又滋润地活着,如何善于隐藏自己,投人所好;如何看风使舵,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如何低头,如何装孬;如何说假话,耍手腕,玩心计……被摁在这种陈旧的、平庸的、世俗的、充满毒菌的床上长大的孩子,必定不能光鲜、亮丽;不能高洁、纯正;不能大智、大勇。他们必定会像他们的父辈一样没有个性、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尊严、没有担当,心胸狭窄,投机取巧,平庸低俗,虚伪势利,懦弱不堪。想想看,如果一个民族,他们的后代如此这般,该是何等的让人后怕?

赫尔岑看过斯·穆勒的书后,环顾欧洲的社会现实写下一句话:“不仅是几句悲伤的谴责无法挽回堕落的灵魂,也许世界上的任何堤坝也无法阻挡灵魂的堕落。”这话读来让人直吸凉气,但细品一下它含有言说不尽的悲哀悲愤和道理。

看到两鬓斑白的国家,看到那像蚂蚁和蜜蜂一样的一窝一窝的群居者,再看看他们的饭局、他们的交易场、他们的言行,就知道他的大众的世俗和平庸。看到平庸世俗的大众,就知道他们的后代会更世俗更平庸。也许随着文明的发展,物质的丰富,在沼泽地上建起了微笑的村庄,老朽的城市也容光焕发,修建了美丽多彩的公园。但是,人呢?人的精神、思想和心灵状态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1-10-22 18:28 , Processed in 0.05830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