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65854|回复: 1

喜迎二十大丨火车情缘|福泰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23 23:1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眼中的中国高铁”文学作品征文|



火车情缘
福泰来



我与火车的情缘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

1982年9月,我从地方调进铁路,开启了近40年的铁路工作生涯,并且让我始终与火车联系在了一起,尤其对高铁,有着比普通人更深切的体验和情感。

初入铁路,我在锦州市郊铁路薛家配件厂上班。工厂距市内8公里,每天早晚各乘10分钟火车通勤。最初,我还是感到很开心的,能天天乘坐火车上下班。刚开始,担心火车早开,每天早晨都提前20多分钟进站上车。

几天后,我吃惊地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整整一列火车,一千多职工,竟然都非常自觉地遵循一定规则乘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定座位,很少打乱。后来,我曾问过许多人为什么,他们都说只是习惯,兴趣相投就坐到了一起。

从车站到工厂大门约有三四百米的距离,黑压压的人流从火车上下来,进入厂区便如鱼入海,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一整天,或在机器轰鸣中,或在烟尘熏烤下,或在翻阅报纸时,太阳从东滚到了西,还是这些人,还是在同样的座位,人们又从市郊“位移”到了城市。

整整6个寒暑,我就像春来秋去的候鸟,往返于城乡两地之间。当然,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固定座位,也有了自己的固定伙伴,或读书看报,或讨论工作上的难题,真正融入铁路“通勤”之中。

离开工厂之后,我的工作从锦州调到了沈阳,通勤生涯从每天改成了每周。车程也由过去的10分钟延长到了近4个小时。4年之后,举家搬迁沈阳,才停止了通勤。通勤十年,乘火车上下班,不仅对以后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也给我的人生观和性格习惯带来不可想象的变化。又后来,我曾有7年时间在铁路文学杂志社工作,或采访或组稿或开会,乘火车便成了“家常便饭”。有许多时候,每当清晨列车停靠在某个车站时,我会突然坐起来,脑海中出现的第一感觉是,担心睡过劲儿,耽误了通勤上班时间。晃晃头,再四下看看,知道自己是在卧铺车厢里,是在出差途中,便又弛然而卧。这时候,无论如何再也睡不着了,思绪会回到当年通勤上班的岁月之中。嘈杂的车厢、行走的人群、轰鸣的厂房,还有工作了6年的办公室、坐了6年的办公桌——当然,最熟悉的还是那些纯朴的工人兄弟。记得有一天,天降暴雨,铺天盖地,在我们临上通勤车时下起来。不管人们用什么样的雨具,只要出门都会被浇得里外透湿。即使是这样的恶劣天气,那天,还是那列火车,还是在固定座位,满满当当,不少一人,我们工厂的出勤率依然是百分之百。这件事早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不知为什么总会让我时时忆起。

生活是一种秩序。任何人不管采用哪种通勤工具上班,其实都像乘通勤车一样,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一种固定规则。

掐指算来,离开工厂已经30多年了。这之中,我换过四五次工作,发表了二三百万字文学作品。闲下来翻看这些文字时,我惊奇地发现,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人物性格、人物语言,甚至许多细节和环境都有我曾经工作过的那个工厂的人和事的影子。

通勤车即是一个小社会。纯朴的工人一上车便扯开了话匣子。当然,更多的是说自己身边的人和事。高兴时的滔滔不绝、烦恼时的唉声叹气、幽默时的诙谐有趣——喜怒哀乐皆形于色。6年时间,两千多天,这时常的真实流露,还有一天天在工厂中、通勤车上演绎的真实故事,不可能不在我的精神世界中留下痕迹。直到现在,复兴号已经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高铁列车正在编织成一张快捷、通畅、高效的高铁网,让祖国大江南北成为一个连接更加紧密,乃至亲密无间的整体。当年上下班的通勤车经历也还在影响着我丰富着我也“规则”着我。

每当打开记忆的闸门,拿起笔想写些什么的时候,那些往事、人和列车,都那么清晰、亲切地浮现在眼前,让我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是啊,重工业,大企业,奔驰的列车,不可能不对产业职工塑造出钢铁般的意志和精神气质。



纵观历史,每一次运输生产力改变,都极大提升了人类的行走速度,拓展了人类社会的生存空间,丰富着人类的物质和精神文化生活,让这个世界联系更加顺畅,环境更加美好。

经常乘坐火车,尤其在平稳快捷的高铁上,望着窗外一闪即逝的景物,总让人浮想联翩。我时常想起当年随家下乡的那个偏僻小乡村——辽宁省的屋脊桓仁县。我们从城里出发,汽车在盘山路上绕啊绕的,直到前面没有了路,突然,峰回路转,汽车一拐,面前豁然开朗。汽车在山路上绕了整整一天,才拐进到那个叫八里甸子公社柞木台子大队第八生产队的小山村。

后来,我知道,那个小山村的许多老乡,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几辈子也没有走出过大山。别说火车,就连汽车都很少见过。他们听我讲火车,觉得奇怪。说那么长的铁家伙怎么就能在两条钢轨上飞跑呢?趴着都跑那么快,要是站起来,说不定能跑多快呢!

那里的年轻人走出大山的唯一希望就是参军。那年,我们小队老王家的大勇如愿以偿,身着绿军装,胸戴大红花,英姿飒爽地参军了。我们小队沸腾了,大人孩子过年一样穿着新衣裳送大勇出征。

两年后的春节前,大勇开着一辆大客车回家。那一夜,我们全生产队的大人孩子跟过除夕一样,围着大客车转,还有一些人干脆躺在了车上。经我们小队生产队长和大勇商量,终于做出了一个让我们无比兴奋和终生难忘的决定:明天全生产队的大人孩子放假一天,都坐大客车去远离我们80余公里的南甸子,去看每天仅有的一趟路过火车。其实只能是看看,火车在那里并不停留,我们也只能是站在火车道旁看轰隆隆的火车呼啸而过。可那也是看火车呀,消息一下子炸开了,许多人躺在地上打滚,年轻人见面都是当胸一拳,打轻了都不行。

火车这个庞然大物,在当时我下乡的村民中,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明天就要面对面看到它了,不光小孩和年轻人,即便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也兴奋得一夜难眠。

第二天,天不亮,家家都早早吃完饭带上干粮坐到大客车上,很怕把自己落下。不少邻村的老乡也来到车前,强烈要求也去,说不坐座儿站着就行。满满一车人怀着美好希望和热切憧憬上路了。那叫高兴呀,大家有说有笑,年轻人还唱起了歌儿。大勇全神贯注稳稳地开着车,他完全被老乡的高兴氛围所感染,心中荡漾着春风,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人生价值。他的父母坐在大勇身边的座位上,俨然成了全村最受人尊崇的人。

全车人光顾高兴,不知道危险正悄悄来到我们面前。时值严冬,大雪封路,在过一个水沟时,大勇没注意,以为只是一个小水沟呢,没承想那沟竟然非常深,把大客车给陷了进去。无论大勇如何加大油门,汽车只是呜呜呜地鸣叫着,原地打滑出不来。没办法,大勇让大家下车,可还是开不出去。我们大家说推吧,生产队长“一二三”呼叫着口号,我们使出全身力气推车。几经努力,汽车终于出沟,大家又坐回到车上。可是,由于时间耽误过多,我们的大客车到南甸子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火车的尾部。黑黑的,只是一个小点儿,而且越来越小,直到什么都看不到。大家谁都不说话,许多人坐在火车的钢轨上,用手摩挲钢轨。“行啊,能看到跑火车的钢轨也不错了。”不知谁说了一句,“算了,没有看到火车,大伙快趴在钢轨上听听火车跑动的声音吧!”此言一出,全体人员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撅着屁股,把耳朵贴到了钢轨上,也不知听到了没有,但大家都说“听到了,听到了”。

汽车返回时,整个大客车上的人都睡着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疯不够的孩子也老实了。由于前一天晚上大家兴奋得没有睡好觉,汽车这么一摇晃,大家全睡着了,汽车什么时候开回村里的都不知道。

20多年后,我再次回到了那里,虽说那里的生活已经有了明显好转,可是,交通仍然不十分便利。老乡一听说我在铁路工作,像当年围着大客车和大勇那样把我团团围住。有人问我:“啥时能把铁轨修到咱这里呀?”“火车提速能不能赶上飞机呀?”“高铁列车和咱们平时的快车有什么区别呀?”“磁悬浮列车是怎么一回事呀?”等等。虽然我不能一一科学规范地回答出来,可我知道他们想知道什么,我的回答让他们满意。不过,我还是真的从心里希望那里能通火车,让那些终年没有走出过大山的老乡能看到火车、坐上火车。我们村里唯一活到百岁的侯大爷临终前,最遗憾的事情就是这辈子没看到过火车。




新中国诞生,翻开了中国铁路发展的新篇章。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铁路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到高速动车组,每一次铁路动力革命,都极大推动着中国铁路发展进程。而从绿皮车、红皮车、蓝皮车到银白色动车组列车,每一次列车颜色变化,都彰显老百姓乘车环境的改善、出行速度的提升,都是为了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都是见证一个时期的交通发展变化。

清楚记得2012年9月26日,东北东部铁路通化至灌水段开通。这真是一件大事,用开天辟地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东北东部铁路通道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点基础项目,通化灌水段铁路工程建成通车,结束了辽宁省桓仁县不通火车的历史,形成了东北东部地区直达丹东港的一条全新出海通道——这对辽东地区尽快摆脱贫困,走上富裕之路,建成小康社会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幸事、喜事!

这之前,我把桓仁县即将通火车的消息告诉了老乡,他们虽然半信半疑,却还是在心中勾画了蓝图、充满了憧憬。正式通车后,他们把第一列火车通过时的情景通过电话告诉我:“那天大家都穿着新衣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花花绿绿呼呼号号一大帮人,打着闹着说笑着等火车过来。他们对我说,那真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先是有如雷鸣般的声音从天边传过来,轰隆隆轰隆隆,接着就感觉大地都在颤动,似乎房子也跟着晃起来,大约两三分钟的光景,我们的心就如醉如痴地随着火车的轰鸣和大地一起颤抖起来。那是何等振奋人心呀!惊诧、惊奇、惊喜。之后便是一片寂静,比平时的夜晚还静,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少人都站在山上看疾驰而过的火车,小孩子嗷嗷叫着,老人不时用手擦拭眼睛。就连鸡呀鸭呀鹅呀狗呀的也都像人们一样站在那里看稀罕。”我的老乡告诉我。我完全能体会到老乡看到火车时高兴激动的心情。尽管他们看到的火车仅仅是风驰而过,因为他们看火车的地点离火车线路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是站在山上观看的,他们只能站到山上才能看到疾驰而过列车的全过程。但是他们高兴呀,不只是这辈子看到了火车,而且通火车后,他们就可以出山了,他们的亲戚朋友也能非常方便地来看他们了。

我的家乡(尽管我在那里生活了10年,却一直觉得那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乡)——桓仁满族自治县是个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好地方,古往今来,他们一直有建设铁路、打开通道的梦想。桓仁县城位于浑江与哈达河交汇处,站在五女山上远眺,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条河流依山而转,在山间蜿蜒盘桓,形成天然的太极图,而城就建在这天然太极图的阳极中。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虽然贫穷却是一处天然树种和珍贵药材的宝地,那里林深水清,峰峦起伏,各种各样的植物,包括野山参,还有动物和许多珍奇树种应有尽有。只是由于地处高寒地区,加之大山横拦,交通不便,使得大山中的珍宝无法运输出去,老百姓只能守着宝藏过贫穷日子。

五女山位于桓仁城东北8.5公里,主峰海拔821米,南北长1500米,东西宽300米,相传古有五女屯兵其上而得名。五女山风光秀美,历史文化厚重而闻名于世。五女山山峦深秀,妙趣天成,拥雾海奇峰、古松断壑、秀木怪石、古城幽林为一体,主峰有王宫遗址、兵营遗址、古城墙遗址、天昌门、天池、一线天、点将台等景点。200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桓龙湖位于县城6公里,是辽宁省最大的水库及最大的淡水鱼养鱼场。从五女山上看桓龙湖酷似一幅巨龙的构图,气势颇为壮观,库区沿线长81公里,水域面积14.8万亩,总库容量34.6亿立方米,水最深处60米,年产淡水鱼2000吨以上。最大问题,就是山高林密,交通不便。当地老百姓多么盼望有朝一日能够修出一条让人们走出大山,将物流运出大山,过上富足的好日子的铁路啊!

关于桓仁名称的来历,其实也有建路的意思。坊间有两种说法。一说原名怀仁与山西大同怀仁县同名,故于1914年更名为桓仁;另一说是因为那地方山环(桓)水连,便于筑桥修路,人(仁)杰地灵故名。

在这种有着传统历史文化的地区,多么需要火车这种现代化的交通运输工具啊!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我们这里要历史有历史,要文化有文化,要故事有故事,要山珍有山珍,要资源有资源,先人已经为我们创造了许多先决条件,太需要我们去实施、去行动、去建设,我们太需要火车了!”

当年我随家下乡的时候,从本溪市到桓仁县,汽车在盘山道上要跑整整一天,而现在通火车了,只要两个多小时就到了。许多人旅游,一天一个往返,真是极大方便了老百姓的出行需要。

仅从桓仁修建铁路历史看,一条铁路的建设意义,是一个国家有能力给人民提供生活的便利、追求的方向、幸福的可能和物质的保障。只有祖国强大,才有可能建造铁路,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铁路和火车让老百姓走出大山、了解社会、富足生活成为可能。如此具有传奇特色优美富足的地方,火车的到来,如虎添翼,将会使我的家乡更加富饶、美丽、繁荣。而在我国千千万万琳琅满目的火车站中,又新增添了“桓仁站”这个具有深远寓意的名字。家乡通火车了,真是值得庆贺的大好事情!




永远不能忘记2011年6月30日这一天,世界上技术标准最高的京沪高铁正式投入运营,标志着中国跨入高铁时代。中国铁路翻开里程碑式的崭新一页。

我国工业革命是伴随着火车这种现代交通工具的诞生,而构建出了全新的时空关系。完全有别于传统社会相对隔绝的那种周而复始节奏的固定时间体验。火车运行中,空间的迅速转换给人一种时间飞跑的感觉,同时,快速运动似乎缩短了空间距离,这种奇妙体验,为人们提供了认识世界的另一种维度。而出行方式的改变,也在逐步改变人们与世界的沟通和了解。面对因为铁路、火车越来越融入人类生活而呈现的现代性因素,使得我们在伴随着汽笛,在广袤的大地上高歌猛进的列车所展示的现代社会力量和速度,更加凸显了大工业文明的雄浑壮阔之美和速度飞行之美。人们在“中国速度”中越来越深刻地感知祖国之美。中国高铁,跨越大江大河,穿越崇山峻岭,承载历史,走向未来。

2018年,我有幸到北京工作。那时候,我已经举家南迁到深圳两年多了。深圳到北京两千多公里,我差不多隔周回去一次。好的是,北京到深圳开行了高铁动卧,大约十二个小时,就像沈阳到北京的K54次列车一样,那时候人们称其为“列车宾馆”。睡一觉,一睁眼,到地方了。实在是方便又快捷。我是真心感谢铁路的大发展,从心眼里爱上了高铁。就像当年女儿坐火车到沈阳,去姥姥家,下车后,拍拍火车车厢说“谢谢大火车送我到姥姥家”一样。我也在心里说谢谢高铁,谢谢铁路,让我如此快捷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每当乘坐这趟车,我都有一种异常惊喜的感觉。高铁真是个神奇的交通工具,它让城市与城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越来越短,越来越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远”的感觉。

从“和谐号”到“复兴号”,凝聚了几代铁路人的心血与智慧,汇聚了全国最优秀的科技和创新力量,包括20多家国内顶级高校、50多家重点实验室和创新平台、500多家配套企业,同心协力,奋发图强。

想想1982年,我乘坐火车通勤上班,8公里的路程,火车要跑10分钟。如果按时速算的话,才48公里。而现在,我乘坐在深圳到北京的高铁动卧上,时速是350公里,真的就是往事不可回想,做梦都想不到的事,竟然成为现实。有位诗人说,高速列车是轮子的最高境界。诚斯言也。唐代大诗人李白诗云“千里江陵一日还”,而现在,只要乘坐高铁,“一日还”的又岂止是千里啊!

还有人说,乡愁是一张薄薄的火车票,我在这头,家乡在那头。当年,我的一个同学,春节前让我帮忙购买火车票,我整整忙活了三天,也没有买到票。那个时候,遥远的回家路,在我这里变成了不可企及的火车票。现在好了,购买火车票不用出家门,在手机上就能买到。所以,我感觉,高铁不仅仅是一个交通概念,也不仅仅是现代社会高效、舒适、快捷的出行方式,她更是一种理念,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推动城市经济发展,以及增进人际关系和谐的强大引擎。

从我被调入铁路到目前,四十年时间,正是铁路大发展时期。现在,整个世界都在惊讶中国铁路创造的奇迹。从没有一寸高铁到占世界高铁里程三分之二以上;中国高铁运营里程已突破4万公里,位居全球首位;从技术引进,到“复兴号”以帅气姿态奔跑在世界铁路前列;从当年的老京张铁路,到现在的大容量、集约型、自动驾驶的京张高铁……中国高铁站在世界舞台中心,一次又一次大放异彩,耀人眼目。钢轨上的飞越,银白色的闪现,正是中国社会经济、文化和科技快速发展的缩影。

现在想想,我这大半生真是和火车紧密联系,已然和火车交融在一起,离不开它了。



来源:中国铁路文艺

发表于 2022-10-15 21: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整个世界无不惊讶中国铁路创造的奇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
东方文旅百家集,天下风光一网中!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4-7-24 15:00 , Processed in 0.04797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