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眉豆:堂嫂

发布者: 江山 | 发布时间: 2022-9-12 18:04| 查看数: 12208|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堂嫂
眉豆

文弱传统、裹着小脚的堂嫂竟然是位英雄,这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堂嫂坐在客厅的藤椅上,嘴里含着几颗石榴籽。这藤椅曾是堂哥王国运的专座。堂哥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任我党胡集地下交通站站长,2017年病逝,享年百岁。算起来堂嫂如今也已有百岁高龄。

在堂嫂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就像以前她拉着我的手那样。堂嫂眼睛不好,靠近我认真打量,问:“这是谁呀?”我摸摸她松软的面颊,心生怜惜。

在老家河南省民权县胡集村,我们本住在一个院子。我记事后,院子中间加了段矮墙,矮墙边有个豁口。堂哥在县城工作,儿女们跟着他在县城上学,家里时常只有堂嫂一个人,有时吃过晚饭奶奶会对我说:“跟你堂嫂做伴去。”

记得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一放下碗筷就蹦跶着去了堂嫂家。在院里枣树下的小床上躺下,突然想起没拿换洗衣服,我便扯着嗓子喊:“妈,我要干净衣服。”堂嫂说:“姑娘家不要大声喊叫,要学会斯文。”当我第一次思考“斯文”这件事的时候,并不知道在这个院子里曾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事。

堂嫂经常摇着头,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那年攻打篱笆集,死了不少人,都埋在老家胡集村东头的大坑里……”

堂嫂说的事发生在1948年淮海战役爆发前夕,民权县的我军地方革命武装联合起来攻打当时县城篱笆集内的国民党。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好几天都打不下来,牺牲了很多同志。虽然过去了几十年,堂嫂仍然无法忘记。

攻打县城的难度远远超出大家的预料。当时,为摸清城内敌军实情,需要地下交通站的人进城,从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党同志那里取回情报。此时城门紧闭,不许男人进城,作为站长的堂哥,只好让堂嫂代替交通员跑一趟。

从胡集到篱笆集有30里地,平时很少出门的堂嫂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她佯装到城里走亲戚,挎上笆斗,天不亮就出了门。堂嫂挪动着一双小脚,迈着细碎的步子,独自在荒郊野外的小路上疾行,一刻也不敢停歇。渴了,讨点井水喝;饿了,吃点自带的干粮。好不容易到了城门口,发现敌人果真戒备森严,他们荷枪实弹,逐个搜身。堂嫂顺利通过搜查,终于心惊胆战地进了城,把拿到的情报缝到衣襟里,又连夜赶回家。那天,堂嫂被缠压在脚掌下的指头早已磨出了血泡,脚面也肿得厉害,好几天不能下地。

民权县位于豫东平原,有横贯中国东西的陇海铁路穿县而过。民权站西连开封、郑州、洛阳,东接商丘、徐州,是陇海铁路上的一个大站。我党豫皖苏和冀鲁豫两大革命根据地的划分也是以陇海铁路为界,铁路以南为豫皖苏,铁路以北为冀鲁豫,民权县正处在两大根据地的交汇处。

1938年5月民权沦陷,为占领这一战略要地,日军和伪军都在这里屯兵,沿铁路构筑了大量据点和碉堡,意图切断我党在陇海铁路两侧的联系。中共河南省委派工作组赴民权县发展敌后党组织、开展抗日工作,堂哥王国运等一批爱国青年先后入党。不久,我党在民权道南秣坡村、道北胡集村成立了党支部,设立了地下交通站,打通了两大革命根据地的联络通道。到1940年初,一条长达65公里、从豫皖苏的水东中心区到鲁西南地委所在地曹县、连通华北与中原地区的地下交通线建立起来了。

胡集地下交通站就设在堂哥家,堂哥是站长。

接待、护送来往的同志是交通站的重要任务之一,堂哥家既是地下交通枢纽,又是接待站。往来的同志,有时在家吃了饭,短暂休整之后,便在交通员的护送下赶往下一站。有时实在太累,就在家休整一天,第二天晚上再出发。如果遇特殊情况,或者工作需要,在家住上三五天也是常有的事。至于接待本地区的同志更是家常便饭。

交通站迎来送往,接连不断。不论寒天酷暑,堂嫂经常在晚上起身,为执行任务的同志烧火做饭。堂嫂竭尽全力照顾往来同志,也经历了许多生死险境。有一次民权县委在堂哥家召开全体会议,他们的活动被一个伪装成货郎走村串巷的密探发现了。日本宪兵队很快把堂哥家包围起来,子弹上膛,瞄准门窗。县委的同志被堵在屋里,已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

紧急时刻,需要有人出去了解外面的情况,看能不能说情,打破僵局。堂哥让堂嫂出去看看。堂嫂走出房门,挑起扁担,佯装出去打水。日本宪兵的枪口一下全都对准了堂嫂,堂嫂站在院子里不敢动弹。正巧堂哥的二弟王国立从外面玩耍回来,堂嫂灵机一动,说:“二弟快回家吧,几个舅舅来了,给你带了好吃的。”王国立当时虽然只有十来岁,但非常聪明,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于是顺着堂嫂的话大声喊:“大舅二舅来了?”屋里的人回应:“来了。”“带好吃的没有?”“带了,快来吃吧。”带队来抓捕的宪兵队长朱老四是堂哥家的亲戚,他趁机对日军说:“人家来了亲戚,不是共产党,小孩儿不会说谎。”日军相信了朱老四的话,那次有惊无险。

为了安全,交通站在一地的设置时间不得超过三年。县委担心交通站在堂哥家时间长了会出事,建议换个地方,但研究了几次,都没找到更合适的地点。这样交通站便一直设在堂哥家,直到1948年10月民权县解放。

堂嫂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险是日军进村扫荡时闯进堂哥家,在地窖发现一把坏枪。日军把堂哥抓起来,绑到树上,刀架在脖子上审问。堂哥一口咬定枪是从外面捡来的。胡集村的保长在一旁说:“他是药铺的医生,不是共产党。”日军不信,又把堂嫂抓起来,绑在树上。堂嫂从没见过这阵势,浑身像筛糠一样不停颤抖。但无论日军怎么审问,堂嫂都不吐露任何机密,只是不停地说:“他不是共产党,我说他是,他也不是。”保长趁机对日军说:“这女的吓成这样,肯定说的是真话。”日军见半天问不出结果,只好作罢。

在担任胡集地下交通站站长的十年里,堂哥利用胡集王家药铺医生、胡集小学校长、王桥完小总务等身份做掩护,和其他交通员一起,秘密护送我党往来人员、转送军用物资、传递密件,每次都圆满完成了任务。1943年底,鲁西南地委特派员杨怀仁检查了这条交通线,称赞它是一条连接水东与鲁西南抗日根据地的“红色走廊”。后来堂哥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有人说,地下交通站能坚持十年的,全国少见,胡集地下交通站经受住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双重考验,实属奇迹。

新中国成立后,组织几次想给堂嫂安排工作,她都婉拒了,说自己没什么文化,不识字,怕干不好。几十年来,我眼里的堂嫂普通、平凡,没想到她竟是位深藏不露的英雄。很惭愧现在才知道堂嫂的名字,她的乳名叫云,后来堂哥给她起了大名,叫刘志平。

mmexport1662977140018.jpg

     本名王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集《眉豆爬墙》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作品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文艺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散文选刊》《海外文摘》《新华文摘》《天津文学》《绿叶》等媒体。多篇作品被学习强国、新华网、中国作家网、中纪委网站、民进网、凤凰新闻等新媒体转发。多篇散文选入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

最新评论

小神 发表于 2022-9-12 20:10:25
文学来自于生活。眉豆就是扎根生活!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2-9-29 19:53 , Processed in 0.05739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