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6385|回复: 0

卞毓方:音符是桥,人心是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0 18:0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音符是桥,人心是路
                  ——小记聂耳终焉之地      
                             卞毓方

     是日上午,我和许同茂、林江东夫妇,从镰仓乘电车出发,至藤泽,转车往鹄沼——出得车站,穿小巷,越隧道,老远就闻到了海腥气;然后,登上一段斜坡,豁然开朗,湘南海岸到了。

     怎么会是湘南?——是的,它就叫湘南,而且和你脑际掠过的湖南之南有斩不断的渊源。传说是因为信奉中国湘南一带的禅宗(沩仰宗),或说是这里的地貌宛若中国湘江流域的衡阳盆地。日本的文化就有这么萌哒哒,动不动就把他国的标签拿来贴在自己脸蛋上。

     对岸是江之岛——奇怪,眼前明明是相模海湾,为什么不叫海之岛?这个,大概也是呼应湘江吧。没有权威解释,我大概是第一个这么想。曩昔中华是上国,上国的山水在在引人神往,肉眼望不见的浩浩湘江,无疑存在于大和民族情感的深处,深深处。

     江之岛是从海底渐渐拱出,起先是落潮才现的沙洲,为陆地不屑一顾。后来愈拱愈高,有了岛屿的雏形,引起陆地的好奇,伸出一只胳膊去试探。再后来,因为海水上涨,彻底成了孤岛,陆地也就撒手。直至地壳的冲天一怒(关东大地震),它八成有点慌了神,又主动和陆地拉起手。

     现在拉手处,修建了大桥。

     桥名弁天。岛上供的是弁才天(辩才天),是日本神话中的七福神之一,专司音乐和娱乐,近似于希腊神话中的缪斯。

     一九五0年,藤泽市有个叫福本和夫的,是资深的马克思主义者,一天,他从英文版《人民中国》杂志,读到新中国的国歌以及作曲者聂耳的生平介绍,他为《义勇军进行曲》的雷霆万钧之势裹挟,为聂耳在当地的不幸溺亡扼腕,遂转请曾任藤泽市议员、也是反侵略同道的词作家叶山冬子,将《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译成日文,在市民中广为传播。

    同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抗美,而日本正摇身一变为美军的马前卒——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宣扬诞生于抗日烽烟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需要有逆潮流的大勇的。

     岂但如此,福本和叶山还挺身而出,公开募捐,呼吁为聂耳在溺亡的海滨竖立纪念碑——不啻是要在真理的公海耸起一座闪烁明灭的灯塔。

     光天化日,大张旗鼓。

     民众热烈响应。

     他们,自然爱日本。他们,自然也爱聂耳。爱聂耳就等于爱……等等,我知道你接下去将如何类推,这是幼稚的,形而下的,直白说,就是尚停留在幼儿思维的推理;爱,或者不爱,或者半爱半不爱,或者又爱又不爱,这种粗略的判断存在风险,很多风险都是由简单类比带来的。在此,我们只要认定,这就是藤泽市民众的拳拳盛意,这就是驳杂而又纯粹的人性剪影。

     一九五四年,即朝战结束次年,纪念碑顺利落成,地址选在鹄沼海滨公园,就在离聂耳溺亡处不远的引地川河口西侧。鉴于当时中日还未恢复邦交,我国派出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女士,前往主持揭幕仪式。

    碑文作者是秋田雨雀,书写者为丰道春海:

    记念聂耳

    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作曲家聂耳的终焉之地。

    他于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七日来此避暑游泳,突然消逝于茫茫波涛,成了不归之客。

     聂耳一九一二年生于中国云南,师事欧阳予倩。在短短的二十几年的生涯里,留下了歌颂中国劳动民众的《大路歌》、《码头工人歌》等大作。现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也正是他的力作。

     附耳过来,至今犹可听到聂耳的亚洲解放之声。

     这里是聂耳的终焉之地。

         一九五四年十月 秋田雨雀撰 丰道春海书

      一九五八年,一场鲁莽的飓风袭击鹄沼海岸,冒失的海潮冲坏了纪念碑。

      “问海神你如何不淑?”一九六一年,赵丹来此,他的脑海想必也会情不自禁地浮起郭沫若当年的怒责吧。

      一九六三年,藤泽市成立“聂耳纪念碑保存会”。

      一九六五年,藤泽市议会决定重为聂耳立碑。保存会出面募集捐款,数月间,募得日币四百余万(当时日本大学毕业生初薪为每月21600日元,此款相当于185个新毕业大学生的月薪——笔者),遂于当年九月再度立石分土。廖承志东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孙平化,见证了这大爱无疆、尽释前嫌的一幕。

mmexport1663668488722.jpg

     新碑坐落在引地川河口东侧的湘南海岸公园,置于更加宽阔坚固的台座。两边各添一块碑石,一块立着的,刻着叶山冬子的儿子、时任藤泽市市长叶山峻书写的“聂耳纪念碑的由来”,一块卧着的,刻着郭沫若的题字“聂耳终焉之地”。

     一九八一年,中国步入改革开放,藤泽与聂耳的家乡昆明结为友好城市。

     一九八五年,适逢聂耳遇难五十周年,湘南海岸公园的

     这一隅扩建为聂耳纪念广场

     二0一一年,昆明市人民政府在广场西侧立碑勒铭,上书:“一曲报国惊四海 两地架桥惠万民”。

     我们看到,广场中央有一块白石,平放,高不足一米,前端稍稍上扬,从后边看过去,宛然一册摊开的乐谱。碑的正中凸出三道横石,四周凹下数条浅槽,凹凸相间,组成一个令风云驻足、星河倾身的大大的“耳”。

      广场南面,是一堵两米见方的纪念墙,由不规则的粉红色石板拼成。左上方,嵌入圆形的铜制聂耳胸像,右下方,嵌入方形的铜制聂耳亲笔签名。

     如今,每年的七月十七日,藤泽市民众都会来此举行公祭,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音乐家聂耳。

    音乐无国界。

     天才无国界。

     正义之声无国界。

     纪念碑再建以来,跨越半个世纪,从未遭受一次自然的和人为的破坏,也是奇迹中的奇迹!

     向“聂耳纪念碑保存会”的会员致敬!

     向藤泽市的公务员和民众致敬!

     向这片土地上所有热爱聂耳、热爱新中国、维护日中友好的国民致敬!

     我此番日本之行,最重要的一站,就是这聂耳纪念广场。

     是日,骤雨初霁,天高日晶,我们仨,就地采了一束野花,以献祭聂耳的在天巨灵。

      音符是桥,人心是路。有这一座纪念广场,有这一尊铜制胸像,聂耳就成了这片土地上的神,他的《义勇军进行曲》,自然也成了神曲。

     《义勇军进行曲》曾经是战歌,当然。《义勇军进行曲》又不仅仅是战歌,也是当然。音符的意志突破语言的樊篱,民族的樊篱,国家的樊篱,自由翩飞在大山大海之上,九霄九天之上——难怪人类最初向外星人发送的问候,就包括一张收录了地球上各种最具民族特色的音乐唱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 )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2-9-29 18:18 , Processed in 0.06433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