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94915|回复: 0

朱明东 :老黄豆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3 18:51: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方旅游文化网

  老黄豆腐
  朱明东

mmexport1713011025980.jpg
  东四这片,只老黄一家做豆腐。

  东四人好把买豆腐说成捡豆腐。一个买,要花钱,没占便宜;一个捡,花了钱,却似白捡的。我打小就爱吃豆腐,不管在哪儿生活,一见卖豆腐的,就眉开眼笑想捡上两块。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家里每年仅能分得几升金贵的黄豆,不敢多换豆腐,得留着下酱。每到秋后,母亲总是领着几个孩子在空旷的田野上捡黄豆。这可真是个累活儿,要哈下腰蹲在地上一颗颗仔细地捡,有时一捡就是大半天,想起身腰都快直不起来了。过年时,母亲把我们的成果收拾干干净净拿到生产队里订了一板大豆腐和十来斤干豆腐。要是没黄豆,拿钱买也成,可节俭惯了的父母咋能舍得花那个钱呢?年少时对人生体味浅,自打捡上老黄豆腐后,才对人生有了深刻的感悟。

  老黄豆腐因做豆腐的人姓黄而得名。在东四,老黄豆腐是个品牌。东四有句俗语,叫“老黄的豆腐——不愁卖”,大致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翻版。老黄不光做豆腐,还亲自开个三轮电动车卖豆腐。我到小城时,正是老黄勤恳经营时。到小城后,自己每个礼拜都要吃老黄豆腐。从 1 元钱一块到现在 4 元钱一块豆腐,一捡就是 18 年。老黄的豆腐,咋吃都不腻。熘炒炖炸烧,任你变着法去吃。在这些吃法上,我最爱吃溜豆腐。其做法很简单,先用漂亮的水果刀,以打魔方块线下刀,待将豆腐切成方丁装进小盆后,用开水浸泡 10 分钟左右捞出。锅热放油,葱姜花椒或大料炝锅,加少量开水成汤,料酒酱油白糖一起招呼,最后将豆腐下锅。咕嘟咕嘟一番炖,汤渐干,旋即勾芡。有绿叶葱花啥的最好洒上,关火放盐盛盘。那味道,给啥好菜都不换。

  老黄一家三口,起早贪黑就靠做豆腐生活。我每天晨练都打老黄家门前过。他家在北山公园脚下,独门独院一平房。这时,宽敞的院子里晾满白花花的豆腐包,一家人正屋里屋外忙个不停。老黄性格好,不管多累总是笑呵呵的。老黄做豆腐不昧良心,做出的豆腐和他的人一样,鲜嫩敦厚,实实在在。老黄买来的黄豆,都是颗粒饱满金黄**。做豆腐前,老黄监督着老婆和宝贝闺女仔细挑选豆子,不让一粒坏豆子混入其中。老黄啥都好就是好磨叽。真要不仔细挑豆子,老黄那张嘴磨叽起来,就像转动的磨盘一般停不下来。每天挑豆子,老婆和闺女宁可挑得头昏眼花,也不让耳朵受累。黄豆要好,水也不能次。那年,老黄花了一大笔钱,在自家院子里打了一口深水井。我喝过那水,比其他地方的水清纯甘冽许多。我和老黄说,你家这口井就像天然的泉眼,别说是做豆腐,就是直接灌装卖都行。老黄眯着眼“呵呵”地笑,阳光溢满了他的脸。
mmexport1713011020726.jpg
  起初没有电磨,老黄做豆腐主要靠小毛驴来拉磨。他将泡好的豆子不停地往磨盘中间㧟,那头小毛驴伴着老黄忙碌的身影,一圈一圈地走个不停。老婆烧火,那口 12 印儿的大锅上悬着一挂大大的豆腐包。老黄把磨好的豆浆往豆腐包里倒。豆腐包摇晃着,扭动着,乳白色的豆汁从豆腐包中缓缓地往锅里渗。大锅煮沸,豆汁成浆,豆腐坊内热气腾腾。豆浆煮好,老黄用卤水点豆腐。他拿着那把长柄木勺,一下一下在锅里轻轻地搅动着,很快,豆浆就凝成了豆腐花。老黄将豆腐花盛进木托里,用包布将豆腐花盖严,再加木板压实。没多久,那鲜嫩的大豆腐就做得了。老黄用长木尺端端正正给豆腐打块。“小小豆子圆又圆,做成豆腐来换钱。人人夸我生意好,足斤足两才赚钱。”多年来,老黄打出的豆腐块从不缩水,即便成本高物价涨,老黄连同他的豆腐在东四还是分量不减块头坚挺。

  最耗神的是卖豆腐。每天,老黄要做 10 板豆腐,每板 50 块。这个量是老黄实践中总结出的经验。豆腐少了满足不了需求不成,弄多了臭大街了更不成。信誉好的有生意做,可你只顾好酒不怕巷子深牛皮哄哄等人前来捡试试?那些大小饭店哪有那个闲工夫照顾你,还不是得你主动送货上门?一送一捡,利害关系老黄心里清楚得很。每天,他先给东四各大小饭店送去 8 板豆腐。待送完后,时间就到了上午 10 点多。老黄再骑着电动三轮车拉着剩下的两板豆腐到小区路口卖。他不喊也不吆喝,点燃一支烟,温温和和单等人惠顾。不一会儿,人们三三两两来到车前捡豆腐。老黄一说一笑,豆腐卖得稳稳当当干净利落。不消 1 个小时,那两板冒着热气的豆腐就卖光了。

  要捡老黄豆腐得看运气。我多在双休日时才好捡,其他时候要捡非预约不可。老黄配手机后,每次捡豆腐我都要先给他打个电话。若他已到路口,我则赶紧下楼。要是慢半拍那就捡不到了。我是真爱吃老黄豆腐,要是一周不吃上一回,就像缺点啥浑身不得劲。老黄说岳飞也爱吃豆腐,什么熘豆腐、拌豆腐、炸豆腐、煎豆腐,都喜欢吃。我问,你咋知道?他说,刘兰芳讲的。我哈哈大笑,吃老黄的豆腐有当民族英雄的可能,好吧,我接着捡。

  老黄豆腐好吃,东四的大小饭店自然受人青睐。小区对面的冷面馆,就常来吃老黄豆腐的“回头客”。“回头客”一进门,往往喊上一句“来一盘凉拌老黄豆腐”,要是没了,怕是那冷面就会写到脸上。好东西一出名就容易被假冒。老黄豆腐卖得俏,就有街道外的豆腐眼热。中午下班,忽然想吃老黄豆腐,急忙到路口处看老黄还在不,可此时的老黄豆腐不仅卖光了,怕也是被捡豆腐的人家吃光了。心不甘,走进菜店,却见案板上摆着几块豆腐,软软塌塌,不新鲜也不**。问是不是老黄豆腐,菜店老板信誓旦旦:“绝对保真,假一赔十。”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老板又道:“再好的豆腐,搁久了就这样。”信你,捡。可回家一尝,味儿根本就不对。老黄豆腐细腻甜润,而这**了吧唧的,还有点儿涩。一块冒牌豆腐,让我恶心了好几天。我把这事跟老黄说。老黄一边给我捡豆腐,一边望着对面那家菜店,连“哦”了几句后不再言语。真不知他咋想的,不追究假冒的事也就罢了,没几天老黄居然将那家菜店发展成了老黄豆腐代销点,每天都匀出半板豆腐拿到菜店里卖。那菜店门前的音响就蹩脚地传出:“优质大豆腐,老黄指定售……”

  最后见到老黄,是前年的春天。去捡豆腐时,老黄幽幽地说:“吃吧,这是最后一回做的。”我一惊,问:“咋啦?”“哦,没啥,我和老伴过几天要回老家养老啦。”我遗憾道:“那以后可吃不到这样好的豆腐了!”老黄笑答:“没事,以后我女婿做,他会按时来卖的。”“哎呀,女儿结婚了。祝贺你呀!”“是我招的上门女婿,也是我的徒弟。”老黄说他把手艺都传给了女婿,包大家吃得满意。我真替老黄高兴。有了老黄的真传,新的豆腐也不会差的。

  可后来,我还是失望了。老黄回老家,女婿续了他的营生。小伙子很勤快,像老黄一样整天忙个不停,对前来捡豆腐者也时常笑脸相迎。没过半年,他鸟枪换炮,把老黄留下的那台电动三轮车换成了四个轮的“半截尾”。装备强了,人更干净了。豆腐还叫老黄豆腐,可吃着,总感觉与老黄做的差了那么一丁点儿。至于差在哪儿,我也说不清。东四其他人似乎和我一样,也少了往昔捡豆腐时那热切劲儿。

  秋风瑟瑟,落叶飘飞。大中午的路口处,老黄的女婿还靠在“半截尾”前大声吆喝着:“豆腐,豆腐,老黄豆腐……”

   mmexport1713011281425.jpg
       朱明东,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领军作家之一。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当代散文创作奖、中华“漂母杯”散文奖、中华宝石文学奖提名奖等。主要代表作有散文集《行走的歌谣》《檐下无霜》《酒杯里的月光》《在北方》,诗集《我把赞歌唱给你》《诗客小记》《税魂》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142号 )
东方文旅百家集,天下风光一网中! 电话:13196963696

GMT+8, 2024-5-27 11:22 , Processed in 0.09358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